本文为【腾讯微博2012年开放论坛】嘉宾发言实录,更多资料下载、视频观看可点击这里查阅。


嘉宾阵容:

太平洋网络集团副总裁龙浩先生;

追信CEO申颖超申总;

友加胡铸韬;

酷客系列应用创始人韩宇宙先生;

腾讯微博开放平台运营负责人周洪飞先生;


谭颖华:今天真的是非常的荣幸能够作为圆桌的主持,大家对我不太熟悉,我相信腾讯开放平台各位朋友对我应该很熟悉,我是被称为“BUG大王”,是陪着腾讯微博开放平台一直在去发展还有完善的。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谭颖华。我们是初创型的公司,刚才啪啪的许总说他是一个“屌丝”的创业者,但是我会觉得我们才是真正的“屌丝”创业者,因为他至少还有时间游泳、顿悟,我们真的是忙的不可开交,我们为了赶App store在圣诞节假期之前提交忙通宵。在创业过程中有一点事跟大家分享一下。前段时间,我在深圳这边见了(白丫),我们有聊一些事情,创业很像玩游戏里面打怪。第一阶段,我们要找到一定需求,而且是很硬的需求,这个过程很耗费时间。第二阶段,我们要快速把它提炼出来,作为移动App无论你多快速,总归要花上2-3个月时间。第三阶段,我们把App实现出来以后快速投放市场验证,如果真的幸运有需求,后面会马上有一堆的这种山寨的App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想办法如何快速成长,把这些对手抛离,再往后又要想着如何盈利还得向资本证明我们的盈利模式是OK的。打怪的过程非常漫长,最重要的是打怪过程当中要确保自己能够真正生存下来,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要增强自己的生存能力,我相信接入开放平台是很好的方式,一滴水投入大海中才不至于那么快的干涸,所以这场圆桌我非常关注,因为我是“屌丝”创业者,五位嘉宾在我眼中真的是“高富帅”来的。


我今天终于可以作为“屌丝创业者”和几位“高富帅”比肩了,大家还记得腾讯微博的符号吗?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此处比肩。进入圆桌的正题,首先是我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因为我刚才提到打怪的过程中第一步要找到需求,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找到需求了,我们如何能快速的长大、快速的扩充,我相信腾讯微博是一个非常好的引流用户的平台,我想在这里可以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想大家介绍一下经验,先从龙总开始。



龙浩:大家好!关于谭总提的问题,其实我们跟腾讯微博的合作应该算是刚刚开始,我们公司其实做的是用户在垂直方向的消费资讯类的业务,我们在网站一直在做这个业务,所以在移动端的打怪我们第一个阶段会延续互联网端本身的优势,其实我们做的东西还是希望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消费资讯。我们当时做的第一个方向是资讯。资讯这块我们近期和腾讯微博有一定的合作,包括分享、微博,这一块的东西也在做,而且在志斌帮助下现在也效果还可以,引入他们帮忙以后我们的分享量、回流量比以前大了十几倍。另一方面,我们一直做消费资讯业务,所以我们下一步的方向会把最后引导用户消费的环节打通,因为用户在我们的网站,或者在移动产品这里完成了购买决策,怎么把购买决策变成真正的购买,这也是我们在做的事情。针对这一块,我这一次带着很多问题过来,希望跟腾讯的兄弟们一起谈一谈。其实对于最终要形成的,因为我们服务的用户最主要都是品牌用户,现在品牌用户像CPM、CPC其实已经越来越不在乎了,更多要CPA、CPM,我们也导过CPS,这一块的东西在目前的开放平台这里,包括移动端、互联网端,这一块都有什么好的策略可以给到我们,我是带着这样的问题过来的。


申颖超:其实我们公司主要在做传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整合的工作,我们是一个手机软件在线平台,我们汇集了大量的开发者、内容合作者,我们为他们提供工具,让他们的产品从传统互联网产品平滑到移动端,我们做这个产品。我们平台大概有6万个app应用,基于app store的,我们发展一年多过程中发现一个问题,在单独的移动端大家讲app是移动互联网致胜法宝,好像有了app就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一直认为app是一个孤岛,并没有真正无线互联网非常公众化。为什么这么说?在传统互联网可以打开一个网页,又打开另一个网页,而无线互联网app是孤立的,如果没有社会化,没有微博的传播、分享、回流,它就是一个独立的孤岛,没有办法跟社会化和社交和关系串起来,而且任何一个app自己做社会化的东西,我觉得目前在已经形成这种大格局的社会化前提下,就是一个小公司,最终集微博、社会化应用和传播的机制,我们觉得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所以我们今年和腾讯微博走得非常近,做了很多活动,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我们说吸引大量的开发者,在他们的app里嵌入很多的腾讯微博,包括官方微博账号,再把用户回流到app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从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来说,他和传统互联网最大的差别是商业模式上有很大的差异,特别很多人认为微博社会化、公众号有很多商业价值,商业价值在哪里体现呢?很多人说基于广告、基于微博传播等等都是很好的模式,实际上在移动互联网上社会化的东西不是传统模式的广告,因为最终集移动端用户最大的广告体现方式,硬广告方法不是最理想的,而是内容级广告,那移动端的效果考核一定会是基于移动传播的时候最终形成的活跃用户的成交。所以我觉得考核移动互联网最终的商业化模式是否成功,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它的效果和成效。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谭颖华:我稍微补充一下,申总是追信创始人,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开发者在使用追信生成app,有没有?有的话可以举手。这一块追信做得非常棒,可以让普通开发者不需要具备任何开发的技能,就可以通过简单的设置,再接入一些内容源就可以快速的创建app出来,让有创意的人快速的生产app或者触碰到移动互联网市场。韩宇宙是酷客的,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应用,还是一个很有趣的应用,我昨天晚上做了功课看了一下,里面还是很活跃的,希望你分享一下与腾讯微博之间的兼容,或者用户之间转化的经验。


韩宇宙:说起来惭愧,他们才是真正的高富帅,我才是屌丝。为什么说我是屌丝呢?啪啪的创始说,做PC的人留着很长的辫子,我就是留着很长辫子的那个人。我做了上10年PC的工作,现在转过来做移动互联网,我们去年才成立,在创业过程中走了很多弯路,刚才谭总提到的事情,我们走过很多的弯路。我相信弯路很多人都类似,都走过很多,所以不说也罢。一点点心得,因为我们还在路上没有成功,一点经验可以分享一下。因为我们酷客是做有趣的,我们是希望做有趣的,希望有趣的同时可以有点用,所以很多利用了微博的方式传播,这个不是传播,当时我们做这个产品是在尝试,微博上大家都在创造话题,一定是有一些话题是我们希望创造的,所以我们提供了一个机制让他把话题说出来,然后开发者进行讨论,讨论的人都会很爽,看的人也很爽,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有些东西也不方便让大家知道。做传播,我们一直没有真正的推广,大家就是跟腾讯这边说,不要把这种方式变成应用化,我们做了一个应用,在我们看来用户也比较活跃,因为所有的内容都是由用户自己发出来的,不是说不需要我们请几个编辑,每天很苦逼的在那里找内容,我们是用户通过我们的平台发出来,我们的用户在那里讨论在什么,这个所有的过程都是通过他们的微博去传播。我们应用不一定很多,但是我们应用产生的内容是很多的,从我们的经验来说,我们一直在想内容的传播能不能在内容生产端让用户生产不要再那么苦逼的做很多,那做得太累了。传播上真正产品意义让用户讨论,而不是带着很多营销的性质来驱动它,所以我们做的过程中更多的考虑一下,用户在产品上的痛点,用户想要什么,我们可以帮助用户达成什么。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的商业化,我们没有办法说怎么满足投资方、资金方的要求,相对来说还是在最低的爬坡阶段。


谭颖华:谢谢!所以刚刚一句话,得屌丝者得天下!我刚刚在看酷客的时候发现屏幕刷新率非常高,我是不是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腾讯微博上面并没有大家想象中说缺少生产内容能力的,事实上腾讯微博上用户还是非常有创意的生产内容的,你必须通过第三方的运用方式给用户一个平台,促使他们生产这些内容,同时应用方也会得到应用的回流,对吧?这位真正是高富帅,友加那边的。


胡铸韬:现在都这么问我,你那个屌丝应用怎么样了。


谭颖华:对,昨天晚上也在问。但是在我看来,友加运作非常成功,因为有一个非常牛逼的数字,每年日活跃达到20%多,因为我自己也在做移动互联网创业,这个数字在我看来是天文数字。所以请您分享一下跟腾讯微博合之后,用户、流量方面作转化的经验。


胡铸韬:我们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屌丝的一种,在这个过程里面其实跟一开始的时候,用户增长的时候到现在接近1000万用户,其实用户对应用的认知有一些变化的。坦白讲第一天的时候,我们开始推广的时候,用户都会认为这是约炮的,约炮应用怎么分享呢?我上了约炮的应用还分享到腾讯微博、新浪微博分享不太现实。其实我们走到200-300万用户的时候,我们遇到很大的挑战,为什么?我们去看以前合作的51,或者互联网的交友网站,包括竞争对手或者做同类事情的兄弟们,我发现这社区里有三类人,一类是普通男青年,一类是普通女青年,还有一类是白富美或者白美,富不富无所谓,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男屌丝、女屌丝和白美。这里面的情况就是,男屌丝不喜欢女屌丝,女屌丝不喜欢男屌丝,大家看着白美,男屌丝想跟白美说话,而女屌丝觉得我跟白美也差不多,为什么不理我?这是当初遇到的状况。遇到这个状况的时候,因为定位是约炮,大家没人愿意去分享,我们上面有很多人传照片,照片不会愿意分享到微博、微信或其他的社交媒体,我们后来想慢慢转变这个事情,怎么做呢?其实我们在想屌丝的心态是什么?屌丝更多、更熟悉的是游戏,这是我们更强调的,后来慢慢转变成游戏类社交的元素。其实屌丝是习惯围观的,因为看到白富美去围观,我不会觉得很难受。而白美喜欢很多屌丝围观我,会觉得很兴奋,其实女人也在摇一摇,我不约炮,我看到很多人跟我打招呼我也觉得很爽,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设计用户的成长体系,包括用户的素质,让他得到很大的心理感受。我们看到有粉丝数、在线数量,都会影响他在社区里的地位,有点像游戏打怪一样,白美觉得很爽,他就不在乎被粉丝骚扰,既然你是我的粉丝你来骚扰我也是爽的。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就会产生有效的内容,我们在这个阶段才开始尝试接入社交网络,他们有分享的功能,因为他们愿意炫耀,愿意得到心理满足以后才去炫耀。我们在微博上看到他们炫耀什么呢?炫耀自己的照片被人赞了1000字,他截屏下来炫耀出去,这时候引起很多的回流,这不仅仅是白美,其他腾讯微博上的男屌丝疯狂的涌入进来,下载我们的app。还有一类,我们上面有一个很热的,他有一个竞争,竞争过程中他们在争榜单,这个每天都要上榜,上榜以后就觉得了不起,我是同城的前十,他也会分享到微博,我们更多是后期做这个事情带来的流量。其中也有像唱吧、许朝军他们做的事情,比如说用Q币去奖励,但是这些方面我自己觉得在产品上不是很鼓励,因为利益性的是短期的,做这个活动只是有峰值,马上就会下去,感兴趣会促使他持续来做,而且他会获得更多的粉丝,他就会很爽,这是正向的闭环。这是我们半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谭颖华:谢谢!也欢迎在座的各位,无论是男屌丝、女屌丝,白美可以去友加看看,我觉得里面还是有很多值得创业者学习的机会的。众矢之的,刚才提到流量和用户,我想请周洪飞讲一下给我们腾讯微博这块给我们这些创业者在流量和用户上有什么做法和建议?


周洪飞:流量和用户是咱们最关心的两个部分,我们在腾讯微博开放平台侧也为大家做一些充分的考虑,怎么拉新然后怎么样给大家带来回流?之前很多同事已经说了很多关于无线还有服务以及开放等相关的话题,怎么给大家拉新?刚才胡铸韬等开发者都有各方面不同的开发,当新用户出来的时候,怎么样把用户推起来,然后有很多用户下载,很多时候很多高质量的应用需要用Q币扶持,腾讯平台帮助他一起推广。在初期他属于被人扶着走,但成熟以后有自发展、自身壮大的过程,所以拉新方面腾讯微博开放平台会不遗余力的推广这些高质量的,然后很有发展前途的应用,包括我们在做的一些活动,大家可能有部分开发者也参与了无线应用大赛,有很多腾讯微博开放平台出钱然后出资源,让开发者来参与,吸引用户来使用开发者的应用,这就在拉新方面腾讯微博开放平台就说很小众的,规模和,上午总监们也说了我们会投1000万,然后100亿的资源放在上面,你是小应用没关系,你是个人开发者没有关系,我们会充分的考虑怎么样帮你发挥,怎么样帮你把微博打开引流。刚才我们也有同学说,我原来做PC侧应用的,我现在要割掉这个辫子,我们可以看到总监舒军和产品负责人Amy讲了无线应用频道和无线活动中心,PC侧和无线侧不久之后会打通的,我们现在已经着手在做了,PC侧积累的应用,PC发的消息和无线侧发的消息,PC侧是打通的,从PC到无线,我们可以把应用通过二维码下载使用这个应用,或者激活应用直接可以玩。刚才唱吧老总说的,你现在体验唱吧带过来的音视频丰富的内容,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大家也应该可以知道腾讯的消息传播渠道是一个贯通的大平台,无论你是微信、QQ空间或者微博,很多都是跨平台同步的,可能有开发经验的开发者都能够了解到。所以回流这方面,尤其是在腾讯微博开放平台这边,我们采用发散式的,不会在封闭式的空间传播,所以这方面大家也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同样,流量你们尽管去拿,我们也会尽量扶持你们在回流方面,不知道大家是否满意。


谭颖华:我对明年100亿和1000万比较有感受,我巴不得马上进入到2013年。刚才有提到今年有很多活动,所以刚刚提到的和微信这边也有合作的活动,现在怎么样?


申颖超:我们和开放平台做了一个类似于开发者大赛模式的比赛,一方面我们基于平台让更多开发者开发基于腾讯微博开放平台的应用,我们整个活动20天,差不多每天有100多个开发者制作与腾讯微博相关的应用,另一方面也有原来的平台和开发者会把很多分享功能嵌入到微博应用里面去。因为时间只有20多天,每一天参加的开发者有1000多个,总的分享量和账号绑定的数量,每天都有两位数环比增长,总的来说还算不错。这个活动虽然马上结束了,整个活动虽然20多天,但我的感触还是非常深的。作为小团队、小公司跟大平台合作,我第一次做这样的活动,我感受最深的是,整个腾讯开放平台团队中非常开放的心态,这是我感受最深的。包括上午到现在大家都在说整个腾讯开放平台的服务意识确实非常、非常好,包括上次来深圳的时候,到周洪飞那里聊了一会儿,主要是他们非常开放,他们有非常大的决心形成基于腾讯微博、基于开放平台的生态链。大家都在说开放,其实从去年开始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说,业界老大都说我们要开放,从淘宝到新浪到百度都在说开放,但真实开放的团队还是比较少的,有些先放开了,做了一段时间觉得有风险又收回来。志斌这个团队让我们都非常欣慰,他们从心态上服务意识非常强,真的为开发者服务,这是第一个。第二,我们这个活动给我第二个感触,基于腾讯微博开放平台,我们有很多资源有很多好玩的活动,可以更深的挖掘,所以明年我们会继续做更深入的合作,开拓更新的模式,把它做的更好。


谭颖华:龙总一上来就说带着问题来,因为时间很有限,您有什么问题?


龙浩:几个问题,一是关于回流的,我相信很多开发者也都会关注,无线端这一块要回到应用,有网站,但是无线端这块要回到我的问题是现在很难操作,这是第一个问题,关于移动这一块应用腾讯有什么新的想法?第二个问题是跟业务相关的,因为我们做平台的,我们希望除了队伍、回流之外,真正给用户带去CPA、CPS,这方面从各方面汇总过来,可能一千多万的用户,包括今天早上的分享,1000万转化后只有几十个、一百个,跟现在的营销环境不一样了,这块开放平台有没有新的想法?第三个问题是关于用户的,因为我们做垂直,其实不仅仅是是做垂直,我相信所有的开发者用户群体都有针对性,只有腾讯这么大的才敢说能够覆盖所有的用户,我们希望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让用户做定向的那种?就今天早上听到一些,但只是蜻蜓点水,感觉不是十分清晰。


周洪飞:这三个问题不仅是龙总关心,很多第三方开发者都有相关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无线端回流的事情,我简单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在无线端用无线微博终端去看微博消息,点过去它可能会跳到一个地方,后期我们会把这些地方做改进。如果你在手机上安装了应用,未来这一款应用会打通现在的通道,我们做未来推荐的应用。


胡铸韬:现在手机上不显示来源。


周洪飞:后面我们会把来源信息会细化,而且我们现在也在实施过程中了,回流这一块大家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忧。刚才我在前面也说了,这有对冲,包括志斌这边已经在做一些比较大的无线应用网站,把我们一些重要的推广资源放在上面,他们都会做一些攻克,所以不用担心。

谭颖华:打断一下,今天圆桌的时间非常有限,龙总的问题在私下再做进一步的交流,也欢迎把问题的答案发到我们腾讯微博上,让在座各位开发者能够及时了解。本场圆桌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