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音: 感谢几位演讲嘉宾精彩的分享,我们其实接下来一个环节,我想邀请我的好朋友,我们的特邀嘉宾3G门户&GO桌面的总裁张向东先生,跟我一起做一个互动。


因为张向东之前一直跟我说他只是来听听的,只是来打酱油的,他说他不想讲什么,因为我对这个事情真正发生兴趣,对智能硬件这个事情发生兴趣,是因为他天天在他的微博、博客上面一会儿秀一下谷歌眼镜,一会儿秀一下特斯拉汽车什么的,我就知道他是最敏锐的人,因为他在所有人还没有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他就最早做了这个移动互联网,当所有的人都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只能在中国做的时候,他的GO桌面已经做到全球有1亿的用户了。 

      我的第一个问题,你听完这四位演讲以后,你感觉智能硬件会不会成为下一波的创业潮流和创富的潮流,你自己判断这里面会不会真的有大的机会存在。 
 
       张向东:谢谢申音请我来跟大家聊天,我应该算一个用户了。 


申音:你是一个极客用户。


张向东:谷歌眼镜我有两副,很早的时候我也用过,就是有一个产品我不知道你们用过没有?就是叫SUUNTO,我原来登山的时候代SUUNTO,SUUNTO从来不说自己是手表,它说我是腕上的电脑,因为做互联网,所以对这些新出现的东西挺感兴趣的,反正出现一些新的东西我都会去试一下。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觉得我的答案是,如果今天我不是3G门户&GO桌面的创始人的话,我现在就愿意做一个新的可穿戴的硬件了,我觉得绝对会是下面特别新的一个创业的一个好的机遇吧。 


大家知道我喜欢骑车,最近我又开始跑步,我又开始攀岩,我喜欢的项目挺多的。然后有一个朋友就送了我一块儿手表,是铁人三项的一款,这个如果跟自行车绑在一起,有传感的话,还可以测你自行车的速度,像耐克的这些腕环,你们的一些产品,可能测这些还测不到,包括攀岩这些更测不到,怎么样帮助你。 


上周的时候还有一个美国的公司,不知道在哪里看到关于我的文章,写邮件让我帮他们评测一副眼镜,这个比谷歌眼镜更适合骑车的人来戴。你知道大家骑自行车的人如果稍微专业一点的话,你看那个码表是不舒服的,看你的速度、风速、风阻、坡度……都是不舒服的,但是那个眼镜比谷歌的眼镜更厉害,就在于它能够适合骑行者,能够告诉你的同伴的位置,告诉你的坡度是怎么样的,你应该用什么样的踏频去踩车,你愿意的话,还有一个教练在上面教你,我看到之后非常神奇。这家公司导航做得非常棒,好像全球的飞机、游艇、帆船的导航都是他们做的,全球的份额非常高,现在市值80亿美金,是一个华人的博士做的。 


我就说他们那个手表拿给我之后,我试了一下真的是非常痛苦,体验真的不好。我说了一下,这个不是一个真正互联网思维的产品。他们的总经理助理找我,给我解释一下他们的产品的思路,我很喜欢他们的产品,也很喜欢这个公司,我就跟他们讲,你们现在真正的竞争对手就是互联网,互联网一代出来的思考方式,做这些新产品的人。他说他的价值也不是在于硬件的公司,他是希望做服务的公司,可是我说我在周围有那么多的户外爱好者的朋友,可是没有人是你们的用户,他是你们的顾客,但不是你的用户,我可以用原来你们的产品的数据,在另外一个设备上方便地使用吗?不能。


SUUNTO自己说自己是腕上的电脑,我用那么多年,我说我们是SUUNTO的用户吗?你可以买他的一个设备用得好一点,但是他的服务并不能永远跟随你,这不是一个互联网思考方式。 


申音:什么是互联网思考方式。


张向东:刚才那几个产品的演示都让我非常高兴,我今天也不虚此行,我觉得作为一个观众我得到了很多的启发。这些很多是思考的方式,比如说他们的产品,刚才的inWatch还有麦步,设置用手机来设置,这个是我昨天见一个朋友,我给他第一个建议,我说所有你们设备的设置应该用手机,而不是在你们的表上设置,非常复杂的其实,他的表其实做得非常酷,功能上来讲,你们刚才提到的手表里面或者说跑步什么之类的功能上来讲,在户外专业领域里面做得已经真的是非常非常好了。比如说他的手表能够做到带领你回来,你在登山的时候可以根据气压或者什么定位,带领你顺原路回来,因为你们登山的话,会发现路会很快被雪覆盖掉,你们怎么回来?而且天气预报可以做到几百米之外的天气预报,实际上我们在户外你运动的时候,你普通的天气预报是做不到给你好的、有价值的天气预报的,但是他可以做到。 


但是这些东西能不能成为互联网的服务方式,我觉得这些公司缺乏这个能力。所以我在想下面这个领域是一个很大的创业领域。 


我自己在那里狂想,我说耐克为什么做这个事情,他为什么不收购那家公司呢?80亿美金耐克应该收购得起,或者说谷歌来收购,谷歌做眼镜,你要服务为什么不收购它呢?可能会做得更好。我后来才知道耐克是收购了欧洲有一个很大的户外品牌,但是他只用了耐克的品牌。 
所以我想说的是回应你那个问题,我说在这个领域,我认为是互联网的思考方式来去改变人们生活里边的各种硬件的时刻到了,当改变到来的时候,就是价值产生的时候,所以我相信它一定是好的创业机会。 
申音: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刚才说的体验,你有两副谷歌眼镜,不知道你体验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人的所有的数据都通过,我特别不习惯的一点就是说,将来我所有的数据都是被记录的,然后时时刻刻可能被分享,我觉得我对未来世界有一点点恐惧,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原来我觉得眼镜只是用来看的,但是突然我发现我的眼镜,可以把我周围的所有外界信息都通过传感器抓过来,及时反应,然后你将来还可以身体植入芯片什么的,我觉得会不会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
张向东:我想就是其实几年前的时候,我写过一个很简短的小书,写《我手机》。我那个书写得很仓促了,但是田溯宁看到我这本书的时候,对我们公司有信心来投资我们公司。 


我那个时候讲说未来的信息世界一定会无障碍,会非常地顺畅。就是我们这些程序员们、我们的这些互联网的工作者们,我们的努力就是这个方向,无障碍地去帮助你,让信息技术本身存在,比如说你的走路、心跳或者说什么的,这些信息本身是存在的,但是是不是能够帮助到你?我们有更好的方式通过产品、通过服务帮助到用户、帮助到每一个人,并不一定说我们一定设置那些开关的,虽然对你来讲是很隐私的一些问题,但不是所有人都关心,是吧?比如说我就不关心你的晚上,也不关心他是不是去夜场。但是我可能会关心我的朋友、我的家人。 


比如说关于我骑车的事情,很多人其实是不关心的,但是我的骑友们真的很关心,我们会互相比赛。但是也有一些东西不见得是,既使是运动,它是公开的,但是也不见得非要去分享,我觉得技术和产品会解决所有的问题,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大家不适应而已。 


就比如说谷歌眼镜这种东西,美国对于新产品出来的时候,人们都会这样讲,不允许他戴着去什么地方或者什么,其实如果真的想录的时候,你用手机也可以录,南方手机不可以进场吗?觉得谷歌眼镜就可以看到比别的东西更多一些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这个只是人们习惯适应它的问题。 


同时我也想说一点,刚才我们说了一些大的话题,我也想说一些小的问题,我觉得这些产品其实会分散在各种小众的领域里面去,而不是说每一个人都需要一副谷歌眼镜,就像刚才那个谁说不喜欢戴眼镜,我就不喜欢戴眼镜,但是我骑车的时候会戴,因为这像头盔一样是很重要的,眼镜如果帮助我骑车的时候,能够让我减少了去看码表的危险,看码表的时候是非常危险的,尤其当你在以50公里的速度下坡的时候,你还低头看码表,真的是很糟糕、很危险的事情,但是眼镜能够帮助你,那个时候会戴眼睛。 


比如说我这几天,最近戴这些小玩意儿,我有时候也会测步什么的,我也开始喜欢跑步,当我不在北京的时候,我就会去跑步,我只会希望说,我在我跑步的时候我戴这些玩意儿就可以了,平时戴不戴我都会走路,我去洗手间必须得去,不管远和近,我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去洗手间,而不是给我增加一些数字跟朋友炫耀,我重要的是我跑步的时候我知道了我跑了多少步,我今天跑了之后,是不是比昨天状态更好。 


甚至你像攀岩之类的东西,那个你上升多少米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技巧,这些东西的提升。就是我觉得这些东西会小众,但是小众不是说就是一个小市场,就是像跑步之类的这种来说,导航其实并不算一个大的市场,在他的细分领域,光在呼户外人群里面对于它产生的价值都很大了,不是说每一个产品可穿戴,或者说那些智能家电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用的东西,比如说像我,我的家里用的东西都是非常陈旧的一些东西了,我听唱片是听黑盘的。


申音:这是装B。 


张向东:我家里面是没有电视机的,我不喜欢看电视,真的是这样的一个。 


那我在户外上面的运动量还算比别人多很多的,但是这些东西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我觉得人会不同,但是市场会细分,然后这些小的东西,让那些人们的需求满足得更好,这就是市场的机会。 


申音:这个普及率呢?其实我们看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其实比功能手机的普及率其实高很多,你看现在到3亿台的这个普及率,在中国其实仅仅用了几年的时间,就是说像谷歌镜这样的迁延性的产品,现在我相信他可能还不完全是那种大众市场的东西,但是它真正地变成被市场所接受,你觉得这个时间会有几年。 


张向东:我觉得信息世界的变化,就是因为它带给人们的便利性,常常超过我们的预期,当我们想象一下,当2007年的时候,我想安卓手机这些iOS这些平台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在塞班上、在Linux等等平台上做产品的时候,那时候谁敢想象今天的终端是这样的。上次我的听说安卓激活9亿多的终端,我们想象一下当PC出来的时候,我们认为它的成长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今天移动终端再一次刷新了我们的承受能力。现在我觉得像这些小玩意儿们,像这些东西的出现,只会更快,进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去,而不是慢。任何一个对于互联网世界的,我觉得乐观地想象,最后都被认为是保守的。